失业两周了,快没钱了,但我的心深深处一也不急似的,我是不是有病。

好久没更新这了,上次还是说工作的事吧,现在的我已经被辭了。今天还去了面试,又是别人自动找我的,这种情况一般都是随便去看看。然后觉得ok就妥协。可是我错了,这是对别人对自己的不尊重。

今天开始搬公司了,下午就在收拾。上午欧导来拿视频,因为我没把视频放好,被他们唠叨了,有点不奋,整理硬盘整了一上午,下午陈老师催要相片了,到我因为研究老师要求的那种效果,所以才做了一张,而且效果也不理想。感觉越做越没信心,也有偏离理想轨道的感觉。因为公司要搬,很多琐屑的事要负责。这更是阻挠我道路的杂草。我开始觉得心累了。不过我还是在前进,只是慢了点,我需要动力,是的,生活的压力是被动力,我想要的是主动力。

今天也来晚了,啊怡比我还早。今天和他做了几张展板的设计。下午他送去给客人看,他们都否定了,其实也料到,因为自己看了也不喜欢,没有眼前一亮的东西。下午想重启一下机子,但关了后就再也没开启成功过。下班等快递员过来,到好就没到,语气说重了。寄东西的时候也是,没解析清楚客人就挂我电话,再打时我语气也变凶了,我无法控制我自己了。

天气很热!尤其是工作室,在顶楼,虽然开了空调,但也不敌热气。今天很忙呢,感觉踏实一点。老板说是明天开始就要搬的,但现在也一点动静也没有,真不希望端午后或者端午期间才搬。今天脚还是很疼,穿拖鞋上班,下班送货才把鞋子换上。没伞的日子已经两天了,明天要去买新的了。

今天睡晚了,八点二十分才起床。打电话给啊怡,他说会说慌说我去送货了。等我会到工作室已经是九点四十五分了。他和老师已经出去拍照了。我一个人留在工作室。因为今天穿的鞋磨脚,长了几个水泡,很痛,中午也没下去吃饭,叫了外卖。晚上我也没有能耐走几百米坐公交了,在楼下的公交站上车,去北纬那下车,让vincent送双拖鞋让我换,和他和华琦吃了个饭,没多久就和他们还有欧啦回学校了。这几天都没做过什么,感觉生活停涕了。

昨晚女生疯狂到三点,今天还要去上班,实在累到不行了。幸好今天没加班,好想快点回去睡觉。

一周假就这样过去了,就这样答辩完了,很多人嘴里说能过就好,但是看到大神们的作品,还有花去的四年时光,再看看自己那傻不啦几的作品,连自己都觉得自己对不起自己。拍毕业照一号和玉玲都来了,和她们组成的女子三人行是我感觉最舒服的。波子糖也来为我拍照的,其实一半是来看我一半是来看捞猪的。他挺重视捞猪这个朋友的。因为拍照拍得晚,所以一号她们都赶坐轻轨没和我吃午饭,职协的伙伴们也是拍完照就回去了,因为等我实在太晚了。毕业设计也没心情做下去。虽然有预答辩,但实际答辩却不一样,觉得很随便就过了。然后是专业聚餐,大家的心情都很不一样,有的很平淡,有的很悲伤,有的很开心……最后有醉的有清醒的,有装醉的,有装醒的……...

今天早上去了一下图书馆,改了一下游戏就有跑回中山的冲动,所以就打了个电话给Bear。和她一起吃午饭,我连家也没回,也没和妈咪说。吃饭逛了一下街就走了,累她下午迟到又点不好意思。好回来开会。其实人太多我根本没听,把相册给了小曾和北纬的明信片给了史史。和小曾聊了几句。散会和女生们和子洋去逛街买拍毕业照可穿的衣服。不过没买着,就回来了。累,毕设还没做完,朋友们明天就过来了。我怕我招呼不到。不过一切顺其自然。

又几天没写了,毕业设计还没做完,我已经有种放弃的感觉了。没能力放多少精力上去也是徒劳。还有一周就毕业了,有很多事情要忙。毕设的,邀朋友过来玩的,还贷款的,工作的。现在的我算是有工作经验的人了,但和人沟通方面还是很差。昨天订房也很多阻碍,同学说我:明明我是客人,为什么我说话想做贼那样。我真的很怕嘛,我真的很想有个人帮帮我呀。今天起晚了,八点十分才起床,九点半才到,但工作室的门还是紧闭的,好象无论我什么时候来,都是只有我一个,我总是孤独的。以前中二的时候还是挺喜欢一个人的,因为想做什么就做什么,没人管。但现在我开始不喜欢这种感觉了,因为我开始发现自己的弱小、自己的无能,希望有人和我前行,给我指导、...

1/4

多吉

©多吉
Powered by LOFTER